六年级(1)班
当前位置:六年级(1)班美文共赏
那些必须独自承担的时刻

那些必须独自承担的时刻

  北方六月,万物葳蕤,阳光充足。偶尔树叶轻摇,有一丝风透过,每一个人便喜笑颜开起来。午后静谧的世界,人们躲在一隅小憩。就连调皮的猫儿狗儿,也卧在荫凉下,甜甜地眯着眼。

  而我在这安静的世界里,波涛轰鸣。

  我缩在床角,睁大眼睛,盯着天花板的一角,任泪水肆意地流。

  那一张写满名字的A4纸,那一张写满各种分数的A4纸,那一张写满高校的A4纸,就是那么吝啬,吝啬到难以容下我的名字,而我的名字不过两个字,十七画而已。

  三年的努力,终于在这个下午,化为行行泪水,紧皱了我的脸颊。

  将胳膊搭在窗台的红砖上,因太阳照射而变得暖暖的红砖,汩汩浸润到肌肤里,不声不响地温着我冰凉的肌肤。抬头望窗外,墨绿的树,像一块风干了的千年海苔;淡蓝的天,有着丝丝的灰,毫无生气地凝滞着;而太阳,只是洒下了一片一片的热,却不知道它在哪个角落悬挂着。

  是的,我落榜了。

  在所有人都看好我的时候,在我自己拼命努力后,落榜了。

  这个下午,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,有一个姑娘,坐在窗前,任泪水横流,任思绪空白。失落和绝望,如猛兽般侵蚀着我的每一个细胞。

  一个下午,不过几个小时,却好似十几年。

  落日染红了小院,妈妈轻敲房门,问道:“丫头,我给你做手擀面吧?”

  那声音,柔和、有力,穿透硬硬的空气,传到我的耳边。

  眼泪,又落了下来。所有的经脉,都失去了元气。

  一天,两天……当太阳一次次升起又落下,我到底还是起来,睁开眼,去选择。

  是的,不甘心,舍不得。

  吃下妈妈的手擀面,擦干眼角的泪水,藏起一颗卑微的心,重整河山,低头前行。

  我以为,我过不去了,痛苦地挣扎后,发现没有谁可以代替这一切,最终还是要我一个人来承担。

  当我慢慢长大,慢慢经历过一些事情后,想起那个六月的下午,不由一笑,原来是那样的坦荡渺小呢!以为过不去的千山万水,到最后也只有一个人独自承受。当然,也终会过去,成为光阴里独有的珍藏。

  这样的承受,可以是悔恨,可以是荣光,也可以是不堪……无论哪一个,总会让生命里的惊艳,潜滋暗长。

  张扬,毕业奔波,经历各种考核,终得一心仪工作,在她满心欢喜准备扬帆起航,努力大干一场的时候,母亲突患急症住进了医院。因无人照料,她常常奔波在医院和工作之间,尽心,努力,不言苦。

  当母亲康健,她以为,她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,投入到生活中,为自己,为父母,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。而耳边,渐渐有风声传来。即便她不愿意相信,事实也立在那里,岿然不动:因为工作的偶尔失误,她被辞退了,一切都没了当初的模样。

  张扬抱紧了自己的双肩,深深埋起了头。她躺在宿舍的小床上,静止了般。不过二三日,人暴瘦几斤。

  张扬知道,年迈的父母禁不住自己的颓废,未来的生活还得继续,这样的颓靡,总要熬过去。哪怕,悲伤成河。

  张扬站了起来,逼自己吃饭,逼自己走出去,哪怕踉踉跄跄,哪怕应聘一次次失败,面试一次次被淘汰,也要擦干眼泪,在落败里一次次站起来。

  所有的空闲,用来回忆,也用来储备。看着书本,看着资料,眼前都是曾经的美好,眼前都是当下的残酷,都是不知的未来。

  云翻涌成夏,风吹亮雪花。张扬以为自己就此罢了,一个个难堪的时刻,一个个无法承担的无助,到底要怎样?

  其实是磨炼啊,在泪水的泥泞里,一点点向前爬。

  将近一年,张扬终于独自承担起了这一切,笑对生活,脱胎换骨般。

  越是艰难处,越是修心时。活着,就会遇到很多坎坷波折。

  这种时刻,才能唤醒人骨子里的东西,仿佛是老树干里的绿,隐忍,却饱含生机。

  这是一个人,最好的心性修养。

  人,只有在事上磨炼,方能立得住;

  人,只有在乱中静默,方能定得住。

  艰难苦困,很多时刻,只有一个人,也必须只能一个人来承担。这样的磨砺,历久弥珍,醇厚浓香。

  人生很长。有些事,有些人,放不下,也忘不了,那就默默承受吧,這是一种修行。而这样的修行,是一辈子的事,急不得,慢慢来。

  而所有的独自承担,总会在某个时刻,散发芬芳。

版权所有:常州市李公朴小学